主页 > 香港六合开奖结果 >
如有来生 重生 改编
发布日期:2019-09-17 06:35   来源:未知   阅读:

  耳边是男人的浓重的喘息,温热的气息,喷洒在他敏感的颈间。他痛得每一个毛孔都在急剧扩散,冷汗顺着脸颊淌下来,身子不由自主的弓了起来。

  误以为是他的主动,男人的动作更加凶猛了,带着一股怨气似的,恨不得要将他娇软的身子揉碎了。

  他双手揪紧床单,迎着他的冲撞,身体都要裂成了两半,却还是咬紧了牙,一声不吭的配合着身上男人的动作。就像饿了很久的野兽,男人撞击着,丝毫不顾虑这其实是她的第一次。

  黄子韬睁开沾着雾气的漂亮眸子,深情的凝视着他,刚要开口,男人立即起身,抽出纸巾来,胡乱擦了擦泥泞的汗水。

  看到纸巾上的红色血迹,红白相映,刺眼的很。好看的眉头厌恶的皱了皱,扔掉纸巾,连看都不看床上的人一眼,迈动肌肉线条紧绷的修长双腿,转身走进了浴室。凌依言刻意忽略掉他步伐里的不耐,视她如病毒,唯恐避之不及。他撑着床坐起来,全身酸痛得就似被拆开又胡乱拼凑起来一样,尤其是腰身,快要断成了两截,某处更是火辣辣的痛。

  怔怔的望着那扇玻璃门,黄子韬咬得下唇发白,他能想象得到,一门之隔的男人,这会正迫不急待的洗去他留在自己身上的味道。

  他不停的做着深呼吸,才能平复胸口的酸楚涩痛。这时,外面有人敲门,小心翼翼的。

  黄子韬回过神来,忙抓过他的白衬衫穿在身上,长度盖过他挺翘的臀部,露出一双细长美腿比女人的都漂亮。一头金色短发更是衬得肤白如雪,黑白两色,形成了强烈的视觉冲击,充满诱惑。

  他拉开门,看见门外的人,习惯性的强势又回归,勾魂的桃花眼眯了起,双手环胸,懒洋洋的倚在门口,不等对方开口,就朝里面暧昧的瞥了一眼,“找凡?他在洗澡。”

  杜明芊看到他这副模样,想也知道刚才发生了什么,脸色“唰”地变得惨白,不敢相信的摇头,“你们……不,不会……不会的……”

  “呵呵,”黄子韬笑了,W形的猫唇弯起,更是妩媚,但又多了女人都没有的英气,更是好看,挑眉反问,“为什么不会?”“不!不!!”杜明芊显然受到了刺激,双手捂住耳朵,“我不相信,我不相信!!”

  黄子韬眸光眯紧,上前就拉下他的手,“杜明芊,你给我听好了,我跟凡上床了!就在刚才,我们上床了!你终究输给了一个男人”

  “不,不要再说了!”杜明芊崩溃的大叫,“凡答应过我,他答应过我,不会跟你发生关系的……”

  黄子韬又笑了,不知是笑他的天真,还是笑自己傻傻的执着,“这样的保证,你也信?”他上前一步,凑到杜明芊耳边,“他说,我在床上的表现,比你好一百倍。”

  “哈哈……”黄子韬开心的大笑,他真想让吴亦凡看一看杜明芊现在的样子,恶毒怨恨的像个泼妇,哪还有平时的温婉,比起他黄子韬在他眼里,也高尚纯美不到哪里去!

  “我是贱人,却有当贱人的价值!”他倏尔收起笑,逼近杜明芊,美艳的五官,微微扭曲起来,“我为了这个男人,毁了我的生活,奉献出了我的一切!我爸爸被迫要接受调查,弟弟又进了监狱!你呢,你又为他做过什么?你不过就是我们家保姆的女儿,你吃我的用我的,就连学费都是我爸爸给你出的,你有什么资格跟我抢男人?你——”

  不等他说完,肩膀上突然被一只铁钳似的大手攫住,接着,身子被人猛地扳过来,一记火辣的耳光,狠狠掌掴在她脸上。

  “凡……”一看来人,杜明芊顿时化作受了伤的小鸟,冲进全身湿漉漉的吴亦凡怀里,控诉的声音虚弱的让人心疼,“凡,你答应过我的,你答应过我的……你怎么可以跟他……”

  吴亦凡英俊的脸上,有丝愧疚,但更多的,是对黄子韬的怨,和恨。就算上了床,他也将这笔帐,通通归结到他下贱的勾引自己!

  他知道自己笑起来有多美,也知道他对这张脸有多厌恶,但她还是用笑来强化心中的痛。

  “现在,我就告诉你,明芊算什么!”吴亦凡单手搂着杜明芊,温柔的抚着她的背,阴寒的目光直视黄子韬,磁性的嗓音,对他从没有半点温和,“她是我心爱的女人,而你,就算是给她提鞋子,都不配!”杜明芊惊喜交加,听到他这样说,刚才受的委屈全都不算什么了。

  “至于刚才的事,你也别会错了意。你帮了我不少的忙,算回礼,我也该满足你一次。”他冷笑,绝情的话,一字一鞭,狠狠抽在了黄子韬的心头。

  黄子韬呆呆的看着他,连杜明芊得意的目光都遗忘了,只是看着他。他很清楚自己输了,输得十分彻底,连扳回的余地都没有。

  就在这时,他的手机响了起来,她机械的接起,听到里面的话,她全身一震,喃喃的摇头,“不会的,我爸爸不会自杀,这怎么可能?!”

  黄子韬就像失了魂一样,无视身后 那一对,胡乱的穿上衣服,焦急的连鞋子都忘了穿,赤着脚跑了出去。

  当黄子韬被迎面来的车辆狠狠撞飞时,脑海里闪过很多片段,泛黄的画面,就像旧电影,一幕幕划过。

  在吴亦凡资金周转困难时,他又顶着市长长子的头衔,私下收取了房地产开发商的贿赂……

  结果,爸爸被双规,继母卷走了家里的存款,同父异母的弟弟为了替他出气,被判故意伤人罪,入狱三年。而他,却执迷不悟的妄想用身体来换取吴亦凡的垂怜——

  他重重摔在马路中央,血,慢慢从身下蔓延开来,身子时而抽搐几下,接着,便一动不动。

  在生命即将逝去的那一刻,他脑海中最后出现的,竟不是让他既爱又恨的吴亦凡。而是一个坐在轮椅上的孤傲身影,远远的,正在用一双狂执的眸,死死盯住他。

  耳边,是这双眸子的主人,冷傲又痛苦的声音,“别跟我说对不起!只要你不爱我,就永远也没资格得到我的原谅!”

  鹿晗……他这辈子伤得最深最重的男人!哪怕因为她,失去了双腿,也不舍得责备他一句的男人!

  空中一道闪电劈过,很快就下起了大雨,围观的人群乌泱散开,只剩下躺在路中央的纤细男子。

  他说:吴亦凡如果有来生我再也不要爱上你,鹿晗对不起,我爱的原来是你.....

  耳边嗡嗡的声音,像要在他的头里炸开来一样,害得他头痛欲裂,想要睁开眼睛,却怎么也抬不起眼皮。

  干净整洁的病房内,一个帅气的大男孩守在床边,盯着床上的人,担心的问,“妈,哥都昏睡半天了,怎么还没醒啊?会不会是摔到脑子啊?哎呀,要是变傻了可怎么办?”

  沙发上,坐着个打扮入时的中年妇人,手里拿着一本杂志,懒懒的回道,“医生不是都说过没事了,你大呼小叫的干嘛?”

  朴灿烈皱了皱眉毛,真的怕姐姐就这样睡出个后遗症什么的,想都不想的就直接伸手去推他,“哥,快醒醒!哥……”

  黄夫人一看,赶紧制止,“小祖宗,你可别晃了,把这少爷晃出个好歹来,你爸爸可饶不了你!”

  黄夫人刚要拦,看到床上的人竟真的睁开眼睛,马上变成一副慈爱的笑脸,“哎呀,子韬啊,你可算是醒了,担心死妈妈了。”

  黄子韬摇摇头,嗅着空气里福尔马林的味道,感受着针头里的液体流入身体时的冰冷触感,再看向站在旁边的继母和弟弟……这一切,真实的令他想哭。

  大脑慢半拍的接上轨,他突然想起来,在两年前,他因为失足滚下楼梯,曾经进过一次医院,同样是朴灿烈这个冒失的家伙将他摇醒了,当时,他还把他臭骂了一顿。

  看着哥哥呆呆的样子,朴灿烈伸手在他眼前晃了晃,“哥,你不会是真的摔傻了吧?”随即,伸出两根手指来,很严肃的问,“这是几?”

  是真的!是真的!他没有死,他复活了,而且是回到了两年前——弟弟没有入狱,爸爸没有自杀,也没有遇到吴亦凡的两年前!!

  黄子韬可是凌家的宝贝,是公公婆婆还有老公的心头肉,他要是有点闪失,自己可担当不起啊!

  朴灿烈一把攫住黄子韬的双肩,漂亮的大眼睛变得通红,“哥,你要振作啊!你可不能傻啊!”

  黄子韬将激动喜悦的泪水,一股脑的奉献给了弟弟的名牌T恤。真好,他又可以听到弟弟的大呼小叫了。

  他永远也忘不掉,当弟弟戴上冰冷的手铐被押上警车时他一路追着,哭着,他则抓着车窗上的铁栏,微笑着对她大喊,“哥,我不会让人欺负你的,谁都不行!”

  黄子韬握紧他的手,认真的说,“灿烈,以后换我来保护你,我不会让人欺负你的,谁都不行。”

  朴灿烈傻傻的看着他,突然,他别开脸,掩饰性的用手背胡乱抹抹眼角,“哥,你真是撞坏脑子了……”

  黄子韬只是微笑,这么单纯可爱的弟弟,为什么她以前要那样讨厌他呢?就因为,他身体里有一半的血与他不同?

  黄夫人带着医生进来后,立即做起了各项检查。黄子韬很配合,这是老天爷给他的第二次生命,他一定要珍惜。

  见姐姐经过这次意外,竟改变了对自己的态度,朴灿烈兴奋得不行了,一上午都腻在他身边。

  经历过前世那样惨痛的教训,反倒让他想明白很多事。百忍成钢,要先输得起,才能赢得起别人。我笑脸对你,你又怎会知我心有杀意?人生就是场豪赌,每个人都是演技派的赌徒。

  门推开,走进来一个长发飘飘的女子,身材纤细,面容精致。她穿着朴素,一条白色长裙,还是黄子韬送给她的。她放轻脚步进来,虽然没有黄子韬的惊艳,也算清灵秀气,惹人怜爱。说起来真是讽刺,一个女孩在容貌上输给了一个男子,谁都会嫉妒的吧,子韬想,或许这就是她恨他算计他的原因。

  见她来了,黄夫人松了口气,“明芊在这儿我就放心了。”她看了看手表说,“子韬啊,妇协那边还有个会要开,妈要过去了,晚些时间再来看你。”

  黄子韬没吭声,黄夫人早就习惯了继子的冷漠,也没当回事,迫不急待的拎包就走。顺便把围在黄子韬身边像哈巴狗一样的儿子也给拎了出去,“下午去学校上课!”

  这母子俩离开后,杜明芊放下保湿瓶,关心的问,“子韬,你好些了吗?”就像平时那样,亲昵的坐在他旁边。

  黄子韬朋友不多,只有大学时同寝室的一个朋友。毕业后就不再联系了,自从遇到吴亦凡以后,他的世界更是只剩下这个男人,而住在黄家的杜明芊,顺理成章的就成了他的恋爱顾问,积极的帮他出谋划策。

  黄子韬又怎么会忘,收取地产商那几百万的贿赂,再转送给吴亦凡讨他欢心,正是她的主意呢?

  见他不说话,杜明芊疑惑的眨巴下眼眸,“子韬,你怎么了?”她想要伸手去探下他的额头,“不舒服吗?”黄子韬不着痕迹的坐起了身子,避开了她的手。

  他这个动作很自然,并不像刻意拂了对方的面子,杜明芊也没多想,起身倒了碗汤递过去,“子韬,喝点汤吧。”“不用了,我还不想吃东西。”子韬掀开被子下了床,来到窗前,推开窗户,闭上眼睛呼吸着新鲜空气,很享受的样子。

  杜明芊在他身后,望着他,小心翼翼的开口,“子韬啊,后天我有个同学聚会,你要不要一块去呢?”

  黄子韬心头一颤,眸光沉下几分。他跟吴亦凡,正是在杜明芊的同学聚会上认识的,现在看来,那不过就是一场经心设计的邂逅。见他一直不说话,杜明芊轻轻唤了他一声,“子韬?”“后天我要去见朋友。”黄子韬转过头,不紧不慢的说。

  杜明芊一笑,“没关系的,你见过朋友再去也是一样啊,我可以等你的。”她的执着,让子韬心下冷笑,她如此不留余力的把心爱的男人推向别人,是对自己太笃定,还是对他太无私?

  人不死一次,还真是不知道自己错在哪里,错过又不知悔改,那就是犯贱。重新活过,她要改写自己的生活,不会再让这两人牵着鼻子走!“不用了,我会很晚回来。”她淡淡的拒绝着,不再给她劝说的机会,伸了个懒腰,“好像又困了呢。”杜明芊先是怔了下,接着对他温柔一笑,“那你先休息,我回去好了。哦对了,记得把汤都喝掉哦。”

  看着杜明芊离开,子韬的唇角一点点上扬,勾起一道莫测难猜的弧度……晚上,黄怀卿匆匆赶去了医院。

  “爸!”看到他,黄子韬跳起来扑到了他的怀里。闻到属于爸爸的温暖气息,他的眼眶瞬间湿润了,“爸爸,对不起……”

  黄怀卿疼爱的摸着儿子的脑袋,嘴上笑着数落道,“都这么大了,还对着爸爸撒娇,也不怕别人笑话。”黄夫人在身后,妒忌的狠剜了一眼子韬。她老公那张严肃的脸,也只有在看见黄子韬时,才肯露出笑容!她就像是这家里的摆设一样,除了要看公婆的脸色,看老公的脸色,还要看黄子韬的脸色!压下不满,她走上前,笑着说,“子韬啊,收拾一下东西,我们接你回家。”黄子韬头都没抬一下,仍赖在父亲的怀里,像个长不大的孩子,“爸,我现在就想回家。”“好,现在就带我的宝贝儿子回去。”黄怀卿笑笑,轻刮了下儿子的小鼻头,然后说,“青梅,你去替依言整理一下,我跟依言在车上等你。”

  ……呵呵,好。”元青梅虚应的笑了几声,心里早就把黄子韬骂了几心里骂了几百遍,等元青梅拎着大包小包下楼的时候,车子早就开走了。她忙打老公电话,黄怀卿在电话那头说,子韬头痛,想快点回家休息,让她自己打车回去。元青梅气得摔了电话,恨恨的咒着,“那个该死的小狐狸精!”

  黄子韬的家是在市政家属大院里,从他爷爷任市委书记那会就住在这里了,一个旧小区,环境不错,住的也都是市局老干部,大部分邻居都是看着子韬长大的。

  从黄怀卿的车子开进小区时,子韬就趴在车窗前,望着外面熟悉的一草一木,一砖一瓦,嘴角轻轻翘起。

  以前,他视这儿为老古董,就像住在这里的人一样,到处都充斥着迟暮衰败的味道。但现在,闻到空气里的槐花香,看到院子里正在散步的那些老人家,他竟有种久违了的亲切感。

  黄怀卿和儿子下车,马上就有人靠过来,“子韬怎么样了?”“听说这小小子去医院了,怎么样了?没什么事吧?”

  大家七嘴八舌的问着,不等黄怀卿说话,黄子韬就笑眯眯的说,“我没事了,医生说我壮得像头牛呢!”

  子韬很少会像现在这样跟这些老邻居们说话,不知道为什么,从医院里将他接出来后,就觉得他有些不同,更乖巧,更懂事了。黄怀卿想,也许是真的长大了吧。

  早上,黄子韬起来吃早饭的时候,一家人早就坐在了餐厅里,杜明芊也在那。她穿着一件海蓝色的连衣裙,衬她的皮肤娇艳动人,头发也精心打理过,柔顺的垂在肩上。

  杜明芊的妈妈杜阿姨是个老实善良的农村妇女,在黄家快二十年了,黄怀卿也没拿她们母女当过外人。尤其是杜明芊,个性好学习又好,凌怀卿很喜欢她,上大学的费用都是他给出的。黄子韬有的,她也一样不少。

  见子韬来了,杜明芊帮她端来牛奶,“子韬啊,我呆会就要去参加同学聚会了,你要不要一起?”

  “不了,我今天要去见同学。”子韬坐下,随便吃了个煎蛋,桌上那杯牛奶却也没动。

  “同学?”凌怀卿挑挑眉,他一直以为儿子的人际关系欠佳,没想到还有可以联系的同学。他欣慰的一笑,“去吧,晚上早点回来就行。”

  两人约在市中心的咖啡厅见,一见面,黄子韬就给了他一个热情的拥抱,“好久不见。”

  吴世勋帅气的脸上出现一丝诧异。随即,又淡定下来,声音没有多大的起伏,“才毕业两个月而已。”

  其实在大学时,两人的关系谈不上好坏,黄子韬是学校里的风云人物,吴世勋是系里公认的才子,除了同一寝室住着,平时并没有什么交集。直到有一次,黄子韬因为盲肠炎被送进了医院,吴世勋在病床边守了他整整一夜,那时他才知道,这丫头外冷内热,并不善于表达情绪。

  吴世勋喝着咖啡,也不问子韬为什么突然叫他出来,更多的时候,都是安静的听着子韬在说话。

  子韬抬头眯起眼睛,望着窗外明媚的阳光,倏尔提议道,“奶包,我们去逛街吧!”

  吴世勋好奇的看向她,黄子韬应该不是会缺朋友逛街的人,怎么会找到自己了呢?他放下咖啡杯,耸了耸肩,“随你。”

  吴世勋双臂环起,一对清冷的眸子凝视住他,“说吧,到底发生什么事了?”同一个寝室三四年,黄子韬什么性子,他很清楚,他绝不是会无缘无故请自己吃饭的人。

  黄子韬歪着头,眯起勾魂的桃花眼,“我爸爸知道我还有同学可以联系,他很高兴。”抬眸,给了他一个耐人寻味的微笑,“我也是。”

  他不再多想,低下头,拉着吴世勋就要走进KTV,杜明芊紧跑几步过来,眸中尽是压抑的惊喜,“子韬,还真是巧呢,想不到你也在这里!早知道,就应该跟我们一块出来玩嘛!”

  黄子韬竭力控制着一颗狂乱的心,他站在门口,抓住吴世勋胳膊的手,不自觉的收紧,“不用了。”吴世勋瞅瞅他,又看了看杜明芊,猜不出两人的关系。

  “呵呵,都碰到了,就一起嘛!”杜明芊亲热的拉住他的手,又礼貌的朝吴世勋笑笑,“再说了,不就是你跟朋友两个人吗?还是人多热闹啊~”

  黄子韬厌恶蹙了下眉,想抽出手,一个低沉的声音在身后响起,“明芊,是你的朋友吗?”

  听到这个声音的一刹那,黄子韬的心就像被压上了一块几千斤重的石头,沉甸甸的,压得他透不过气。

  杜明芊挽住黄子韬,一双水汪汪的眸,弯成了漂亮的月牙型,“凡,这就是我经常跟你提起来的从小一起长大的黄子韬啦!”

  眼前的吴亦凡,正是记忆中初见时的模样。上身是贴合身材曲线的黑色鳄鱼皮上衣,牛仔裤,搭配深棕短靴,年轻时尚,又不显张扬。一八七的身材,在同伴之中高挑显眼。

  额前的发,拂过微拢的双眉,带着一丝幽冷的忧郁气质。他的五官可以堪称完美,无一不是按比例来的,鼻梁挺直,鼻翼饱满。这样的他,拥有一切令人艳羡的外在条件。曾经,黄子韬就被迷得神魂颠倒。

  不过就是入梦出梦的间隙,再见这人,竟恍如隔世。黄子韬凝眸,注视着眼前这个艳光四射的男,不可否认,他长得很美,比那些长得很精致的女孩还要美。标准的美人脸,皮肤水嫩嫩的,白里透着诱人的粉。一双桃花眼更是引人入胜,自琉璃色的瞳孔四周,弥漫出一层层潋滟光泽,不经意的一瞥,能勾得人心痒能耐。

  “你好,我是吴亦凡。”他朝依言微微颌首,很有风度的自我介绍。两人目光交汇,不过就是短短一两秒钟的事,对黄子韬来说,心境却是百转千回。明知他自始至终都当自己是工具,根本就没有爱过他,可两年来的痴恋,已是镌刻入骨,想忘,除非剜肉剔骨。他曾经说过的话,更是一字一句鞭打着她的心头。

  见他不说话,却用一种复杂的目光看着自己,吴亦凡轻挑下眉梢,探向他的视线,又多了几分探究和好奇。看着两人视线交融,杜明芊心头一颤。

  她知道黄子韬漂亮比女人还要美上几分,更清楚他对男人的吸引力,所以,她在主动提出为吴亦凡介绍黄子韬认识时,着实挣扎了好一阵子。但为了他的事业,她硬是选择忽略了心底的不安。因为,她坚信凡对自己的感情,这个世上,也不会有人比她更了解他!

  子韬倏尔低下眼眸,嘴角溢出抹自嘲,无视吴亦凡的问候,拉着吴世勋转身就走,淡淡的说,“这里好吵,我们进去吧。”

  杜明芊一下子愣住了,意外的瞪向他的背影,心底突然松了一口气。可面向吴亦凡时,则有些歉意和不解,“凡,他就是这种小姐脾气,你别太在意。不过,你不用担心,我会找机会再介绍你们认识的!”

  吴亦凡轻轻勾起薄唇,趁身后的同学还没进来,悄然用手揽住了她的腰,贴在她耳边小声说,“我不在乎那个男人,我只想要你。”

  进入包厢里,吴世勋淡漠的瞅了瞅眉头紧锁一言不发的黄子韬,什么也没问,起身走到点唱机前,点了一首《离歌》,然后将麦克递过去,“适合你。”

  黄子韬先是微微一怔,倏尔失笑出声,为什么以前没有发现,吴世勋是个这么贴心的朋友呢?

  抛开一系列忧伤,他爽快的接过来,随着音乐声嘶力竭,就算唱破了音也不在乎。吴世勋坐在一边,慢慢点燃支香烟,帅气的夹在指间,瞥一眼急需要发泄情绪的男人,嘴角翘起一个温和的弧度。

  看不出来,吴世勋的酒量很好,可子韬就差很多了。他的体质对酒精过敏,喝了两瓶,美丽的小脸就跟猴屁股似的,头更是晕晕的。

  吴世勋刚解决完一瓶,将手中的空瓶放到桌上,似笑非笑的说,“想不到,C大的交际花居然不会喝酒?”

  知道他在挤兑自己,子韬也不气,眨着一对愈发魅惑的眸子,故意娇滴滴的说,“我也没想到,C大的才子,居然烟酒不离手。”

  拉开门,走廊里有些燥热的空气,让子韬的头更加昏沉了,他扶着墙,朝卫生间的方向走去。

  “你喝醉了?”听到这个一向低沉悦耳的声音时,子韬倏地瞪大了眼睛,不敢相信的看着站在面前的吴亦凡。

  见他身子不稳的晃了几下,吴亦凡伸手要去扶,他下意识的退后一步,避他如洪水猛兽。

  黄子韬的媚眸中,覆着一层薄薄的雾气,她不断的退后,“请你,远离我的世界……这一次,我不想跟你有任何交集……”

  吴亦凡凝视着他,突然上前一步,高大的身子,挡住他头顶上方的光亮,顷刻间,充满压迫感,“我们认识吗?”

  “不,”纵然头脑再混乱,子韬也是坚决的摇头,“以前不认识,以后也不可能会认识。”

  吴亦凡狐疑的还想说什么,杜明芊却在这时走了过来,“凡,你怎么这么久啊?”

  在看到黄子韬的那一瞬,杜明芊的脸色微微一变,很快,www.61255.com,又恢复如初,扬起温柔亲切的笑颜,“子韬,你也在这里啊?”

  杜明芊先是看看吴亦凡,后者眯起精睿的眸,唇瓣一个辨不明深意的笑,“她好像很讨厌我。”

  用冷水洗了脸,黄子韬总算清醒一点,意识到刚才跟吴亦凡说的话,他懊恼的甩甩头。

  “没事就好,”她走过来,眸光变幻几下,不着痕迹的问道,“吴亦凡是我们家以前的邻居,你跟他已经认识了吧?呵呵,刚才你们在说些什么呢?”

  “吴亦凡?”黄子韬扬起细长秀气的眉,颊边一抹潋滟如花的笑,“他是谁?我不认识。”

  离开KTV,吴世勋扶着黄子韬,“不能喝还喝那么多,以前怎么不知道你爱逞能?”

  黄子韬打了个酒嗝,靠在他的肩头上,桃花眼眯成了一条缝,“我不管,你得负责。”

  吴世勋一抬眸,看到门口站着的几人,意有所指的说,“你找错主了,我可养不起你。”

  “子韬?”一直等在那里的杜明芊赶紧跑过来,“呀,你怎么喝酒了呢?黄叔叔知道会不高兴的。”吴世勋抬起清淡的眸,不用依言介绍,径直问道,“你是谁?”

  杜明芊微微一笑,“我叫杜明芊,是子韬的好朋友。”临了,又补充一句,“我就住在黄家。”

  吴世勋二话不说就把黄子韬架到了杜明芊纤细的身上,“交给你了。”说完,扭身就走。

  吴亦凡轻松的一手搂住黄子韬,后者无力的挂在他身上才不至于会滑下去。嗅到他身上的ICEBERG香水味道,那熟悉的性感香型,瞬间便俘获了他的感官,一如初次……

  子韬别开头,呼吸着旁边的新鲜空气,想要努力保持清醒的头脑。他伸手推开他,手掌在抵上他的胸膛时,倏地又缩了回。

  他如此抗拒自己,是真的讨厌?那他眼神里透出来的那股无奈的厌恶和憎恨,又是因为什么?

  吴亦凡深深看了眼他,眸中那抹若有若无的情绪,让悄然抬眸的黄子韬捕捉了个正着。

  呵,好一对情真意切的鸳鸯,他反倒像那根不识趣的棒,散了鸳鸯,又搅混了一池明清的湖水。怪不得吴亦凡那些朋友,个个不给她好脸色,敢情是同情杜明芊这受了委屈的小媳妇。

  杜明芊的确算是厉害,在吴亦凡面前是忍辱负重,牺牲小我;在朋友们面前,则是小家碧玉,体贴温柔,拿到了全部的同情分。只可惜,当初的自己,被盲目的爱情冲昏了头,只晓得像个怨妇那样用最直接的方式羞辱他,也让吴亦凡越发的厌恶自己。

  上一世,他被这两个人害得家破人亡。这一世,本想将生活导回正轨,去珍惜错过的种种,谁知,他们却一而再的招惹他!既然这样,他又何必跟他们客气?

  无视两人交流的目光,黄子韬竟又靠回到吴亦凡的怀中。吴亦凡微怔,视线落在她身上,口吻充满试探,“黄子韬?”

  “头好痛……”他低声呢喃的嗓音,透出不经意的诱惑,由于靠在他身上,炙热的呼吸打着他的脖子。

  杜明芊咬咬嘴唇,脸色不太好看。明明就是他期待中的发展,但心底深沉的痛来得又凶又狠,让她措手不及。可一想到是为了凡,她硬生生的咬牙忍住了,笑着对吴亦凡说,“凡,你……你们快走吧。”

  他能这样顾虑她的心情,她又怎么能自私的只考虑自己呢?杜明芊一遍又一遍的告诉自己,只有尽快搞定黄子韬,她和凡才会有美好的未来!他们现在所做的一切,都是为了未来打拼!

  吴亦凡将子韬扶进了他的车里,一辆黑色的奥迪A8。替他将安全带绑好之后,他才绕到另一边驾驶位,“黄子韬,你家在哪?”

  黄子韬扫一眼他英俊的侧颜,报上地址后,他就靠坐在椅子里,头抵着车窗,闭上了眼睛。

  不出20分钟,车子就停在了市政府家属楼前。子韬不胜酒力,晕晕的已经睡着了。吴亦凡转过头,眯紧了寒潭一样探不到底的眸。

  吴亦凡站在外面,修长的身子倚靠在车门前,指间夹着一只香烟。从他这个角度看过去,单纯背影都充满男子的魅力。

  很少有机会能这样安静的望着他,即便为他所伤过,子韬也不得不承认,他确实是个拥有致命吸引力的男人。

  也许是感觉到了他的注视,吴亦凡转过身,看到她醒了,将烟蒂扔到地上,随意的用脚碾灭,这才拉开车门,探头,“醒了?”

  吴亦凡不甚在意的一笑,直起身子,胳膊随意的搭在车门上,“如果有人投诉,你可以去找我,我会负责。”

  “这种跑腿的事,你的老邻居做更适合。”他丢下这一句,头都不回的就转身离开了,对他甚至连一声谢都没有。

  吴亦凡的眼眸眯得更紧了,嘴角溢出一抹诡异的弧度,撇开初衷不说,他忽冷忽热的态度,倒让他升起了前所未有的征服欲望……

  第二天,子韬起得有点晚。杜阿姨给他重新热过早餐,叮嘱他宿醉后,一定要吃点东西才行。

  不用问也能想象得到,家里人一定都知道她晚上出去喝酒了。爸爸晚上回来,免不了就是一顿训斥。

  吃完早餐,他回到房间里,拉开衣柜,不停翻找着。最后,终于在角落里发现了那件红色的燕尾式卫衣。

  换好了衣服,打理了一下黑色的短发,看着镜子里的自己恍如隔世,以前的他总是按照吴亦凡的喜好把头发染成各种颜色,然后又把目光落在了耳洞上,这是他重生的第二天去打的,左耳七个右耳五个这是上辈子的伤痛,他这世要记得清清楚楚,把所有耳洞都带上帅气的耳钉,他看了看镜子里的自己满意的笑了笑,出了门。

  如今王鸥洗脱了莫名其妙的小三骂名,想必人也能轻松一些,毕竟自从四年前的《伪装者》赢得一片赞誉之后,王鸥在作品方面一直没有给观众一个满意的答卷。与刘恺威合作而传出绯闻的《莽荒纪》播出后观众们普遍反映剧集质量不佳,收视更是让人失望,前段日子主演的《芝麻胡同》播出后,又有观众反映王鸥在剧中的口音有问题,不像剧中设定的北京口音,如今同为《芝麻胡同》女主角的刘蓓靠着这部剧入围了白玉兰奖最佳女主角的提名,不知道王鸥心里是什么滋味。

  ﹛﹛遜衄拻陳啋橾﹜夥祫條窒奾抎潭撒賽軞飭腔卼砓ㄛ※崠迵桲懈淏﹜圇喟鄙肮陳峈夥﹝▲謐晛◎笢腔▲湮侗鎮◎珩岆卼砓腔嘟岈﹝淏妢奻珅衄暮婥﹝§卼媢昉豢咂掛膳暮氪ㄛ瞄妗涴虳逌珂峈夥腔旯爺甜準峔珨醴腔ㄛ坻蠅峈夥腔淉憎迵婖腦珨源﹜婥弊模腔盪妢ㄛ洷咡褫質眕竘絳逜﹝

  ﹛﹛※斕怮玼玼﹜玼玼飲岆酕妦繫馱釬腔ˋ§眈抇模睿坻芚芚謐奻撓曆ㄛ筍尕峚輝氘珨萸腔ㄛ蕾覦曹賸螺伎ㄛ蘇祥釬汒羲藷冞諦﹝